安理會9月18日就埃博拉疫情召開緊急會議並一致通過第2177號決議,呼籲聯合國會員國向遭受疫情影響的國家提供緊急援助。李洋 攝
  中新網9月26日電 埃博拉疫情繼續肆虐,迄今為止,西非共有2900多人埃博拉患者死亡,近6300人感染。美國《紐約時報》26日發表評論文章指出,埃博拉疫情在西非的蔓延是個悲劇。但更重要的是,全球對它做出的反應已經成為一大敗筆。正是國際社會的短視,釀成埃博拉悲劇。
  分析稱,這是一個經典案例,說明及早採取行動本來可以輓救生命、節約資金。然而國際社會卻猶豫不決。現在在利比裡亞,每過兩、三周,病例數量就會增加一倍,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(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,簡稱CDC)對最壞情況做出了最新估計,稱到明年1月,利比裡亞和塞拉利昂的埃博拉病例數量可能將升至140萬例。
  在個人生活中,我們倒永遠不會容忍這種短視行為。如果家裡的屋頂漏水了,我們會在整所房子所被毀掉之前修好它。如果買了一輛車,我們就會給它加油,讓發動機能夠運行。然而,在公共政策方面——從教育到全球健康——我們經常拒絕在早期投入努力,結果拖到事態變得嚴重,我們不得不付出大得多的代價。
  我們並非不知道該如何控制埃博拉的蔓延。在烏干達,美國資助了一個出色的預防項目,訓練當地衛生工作者識別這種病毒,並阻止它的蔓延,因此,在2011年,那裡僅僅出現了一個埃博拉病例,它的蔓延就被阻斷了。
  二三十年之前,我們用錯誤的方式應對艾滋病,帶來了災難;後來面對海地的霍亂疫情,我們也應對不當,從這些教訓中,我們已經瞭解到,及早阻斷傳染性疾病的蔓延很有必要。然而對於去年12月在幾內亞出現的埃博拉疫情,全球各國卻都無動於衷:受災國家和世界上其他國家都對此應對不當,因此,本來只會損失少量金錢和生命的疫情,將讓我們付出巨大代價。
  西非如果出現最糟糕的局面,埃博拉可能會成為該地區的流行病,並影響到西方。埃博拉的死亡率很高,但感染性並不是特別強,所以在擁有現代衛生體系的國家中,它大概不會成為一種流行病。這個悲劇是全人類的失敗。
  一些國家開始爭相響應,提供援助(根據聯合國的統計,未來六個月可能將耗費10億美元,不過沒人知道到底需要多少),問題是,他們可能會把本來將投入其他重要解困濟貧項目上的錢抽出來。慈善組織One campaign的傑米·德拉蒙德(Jamie Drummond)表示,他擔心,一些政府可能會抽出錢來支援抗擊埃博拉疫情,而這些錢本來是用於購買兒童疫苗,或緩解索馬裡和蘇丹南部正在出現的饑荒的。
  為兒童接種疫苗有很高的性價比。聯合國兒童基金會(Unicef)的資料顯示,1990年以來,疫苗和其他一些簡單干預方式(比如對痢疾的治療)輓救了近1億名兒童的生命。全球疫苗免疫聯盟(Gavi)現在正在努力籌集額外的75億美元,以使全球各地的其他3億兒童可以接種疫苗。全球疫苗免疫聯盟說,加上它現有的20億美元,這些錢可以輓救500萬到600萬兒童的生命,並產生800億到1000億美元的經濟效益。
  我們當然應該進行這種投資,這是明擺著的事。在21世紀,我們有撲滅多場火災的資源。
  “我很擔心,”全球疫苗免疫聯盟的首席執行官塞思·伯克利博士(Seth Berkley)說,“就算是為了應對埃博拉疫情這樣嚴重的緊急事件,你也不應該削減全球兒童的免疫投入。”
  對於具有軍事性質的國家安全風險,我們會投入巨額資金來應對,就像奧巴馬決定翻新美國的核武庫,30年內的花費可能會高達1萬億美元。因此,我們不要忘記了,傳染性疾病也可以對國家構成安全威脅。
  我們的短視行為,給眾多公共政策領域造成了不良影響。如今我們花費數十億美元來打擊極端分子,但卻沒有在兒童教育或婦女賦權上投入哪怕是微不足道的金額,儘管從中期來看,後者在減少極端主義方面會取得可觀的成功,而且在過去有著極其良好的記錄。此外,我們在海外部署一名士兵一年的費用,至少可以資助20所學校。
  這種市場失靈如此嚴重,以至於出現了旨在解決該問題的新型金融工具——社會影響債券。這些債券為職業培訓或早期教育項目提供資金,當政府開始節省資金,它們就能為投資者賺取財務上的回報。
  但是,我們的短視行為導致的最壞結果並不是錢財上的浪費,而是讓埃博拉奪去了本不該損失的生命,是讓美國的一些孩子成為半文盲成人,是讓無法接種疫苗的孩子,去承擔領導者們對埃博拉疫情應對不當的風險。  (原標題:美媒:國際社會的短視釀成埃博拉疫情蔓延悲劇)
創作者介紹

INTERNAL

em14emceu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