央廣網北京9月23日消息(記者潘毅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昨天,是第十七屆仁川亞運的第三個比賽日,射擊金牌失而復得,男足險中求勝,但劇情終歸似是“意料之中”般的平淡,而今天孫楊第二回合決戰樸泰桓,從兩個人還沒交手就已話題不斷——在這個“看臉”的時代,缺乏明星的賽事如何才能扣人心弦?請聽《亦莊亦諧話亞運》第五期:《記者比觀眾還要多的比賽》。
  偌大的球場中,在看臺上能清楚的聽到場上的呼喊,後衛喊中場“快出球”,被人打反擊後守門員喊“回來”!開門球任意球的時候對拖在後面的隊友說,“走,走,往上走”。廣播更講究聽覺,但是從聽覺上來說,今晚這場事關中國隊的出線生死戰,“聽起來”倒更像我們平時周末踢的帶裁判的業餘比賽,聽上去很“親切”——但是事實上,這的確是中國國字號足球隊的一場關鍵比賽。
  觀眾席:樸泰桓,樸泰桓……
  這和我們前天身處的男子200M自由泳決賽場館可以說是天地之差,樸泰桓一露臉,便在以他名字命名的游泳館中接受了老鄉們的山呼海嘯。
  最終,孫樸二人都沒有拿到金牌,賽後二人的相視一笑成為那場比賽後在網絡上被反覆播放的鏡頭。
  孫楊:我覺得我們三個在很長的時間都是持久的對手,這次他(萩野公介)游的非常好,我回去繼續努力吧。
  可這畢竟只是第一回合,亞運期間,孫楊和樸泰桓還將在兩個項目中展開爭奪,包括今天的400米自由泳。到底誰稱霸泳池,還是搶戲者繼續耀眼,一切未知。
  孫楊和樸泰桓的眼睛里只有對方,但是場外的無數目光卻都匯聚在他倆身上,但可以確定的是,這兩個人,早已經不是單純靠實力吃飯的運動員,而更像是“偶像派”,即便結果讓人大跌眼鏡,歡呼聲、掌聲依然不絕於耳,即便平常游泳賽事的報道並不多,但好像一旦有什麼事鏈接上“孫楊”這個名字,就能占據體育版的首頁。
  一個冉冉升起的明星,總能帶來仰慕者,在孫楊與樸泰桓的比賽現場,有韓國女學生像看演唱會一樣,用熒光棒組成樸泰桓的名字尖叫呼喊,也有不少中國留學生專程跑到仁川來,就是覺得孫楊帥,孫楊首戰沒拿到冠軍,她們口中會念著:“孫楊真可惜”。
  游泳在國內的受關註度並不如足球,但是足球承載的更多的是來自外界的冷嘲熱諷。踢球踢的憋屈,看球看得鬧心,於是有的人關了電視,有的人開了微博,成了段子手——但是我在現場看的真切,球員們足夠拼,他們想贏球。賽後主教練傅博坦言:
  傅博:今天我們隊的小伙子們表現得很有鬥志,如果我們再穩健一點,能更好,隊員們的壓力還是比較大的。我們教練組討論認為如果控制節奏會更好一些。當然年輕人,總會有一些失誤。
  只不過,實力不足的現實擺在眼前,這支國奧隊,一方面有六名魯能球員未能參賽使實力受損,另一方面,未來的風格和打法遠未成熟,甚至主力陣容也未固定,面臨著諸多不利條件——或許那句被不少人掛在口邊的一句話又被提起:十三億人,就選不出會踢球的十一個人?事實上,十三億人中,多少人看足球?多少人才真正上場去踢足球?其中又有多少人願意走職業足球道路?選材空間匱乏才是最大困擾。
  前短時間的U16世錦賽的國少隊,更預示著愈發嚴峻的未來,那支國少屬於98年齡段,全國可供選拔進隊踢球的孩子僅為42個。而我們的近鄰日本,卻有著更為深厚的足球群眾基礎,有著更完備的青少年選拔和培訓機制,年輕人愛足球,是從踢足球開始——當我們羡慕日本足球如今的長足進展的時候,對足球是否該換一種關註方式,不只是作壁上觀、造星追星,而是做一些切切實實的改變,讓改變從我們,或者我們的孩子踏上綠茵場開始?讓改變從單純的冷嘲熱諷轉向出一份力,營造更加健康的、熱愛體育的氛圍開始。
  中國拿下首金的那天,有媒體提到一個細節,射擊冠軍郭文珺的耳機中放著的歌,是《夜空中最亮的星》,前幾天網絡媒體在李娜退役的新聞中也配了這首歌。可是就像歌詞里寫的那樣“那仰望的人,心裡的孤獨和嘆息”。體育,的確需要最亮的星,但是如何讓“仰望者”不僅僅是“孤獨”的仰望?  (原標題:[亦莊亦諧話亞運]記者比觀眾還要多的比賽)
創作者介紹

INTERNAL

em14emceu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